以南

脑洞与坑。

自家猫摆绵羊助同款pose……画风差太大了 (´・ᆺ・`)

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有点想念贺兰了,最喜欢的仍然是小沁水巷里那个神情寡淡的小孩和终日嬉笑的乞丐。


再无故人。

再无故人。

「再会を必ず、紫苑」

*活着的人是温暖的。

*我想过不只一次,然而答案却只有一个。不管给我多少次机会,让我回到那个夜晚,我会做同样的事。我会打开窗户,等你来。

*我要活着,待在你身边,一起体验夏天。我想要在被几千本书掩埋的这间屋子里,过日子。我想要流汗,想要感受刺痛肌肤的炙热太阳。 

「老鼠,我想在这里迎接夏天。」

「活着吗?」

「活着。」


2013年9月7日。

起风之夜的初遇。

[读书笔记]

 十里桃花瘴。
似是被这绯红中掩藏的狐媚迷了心智,一路跌跌撞撞,在暗里觅那唯一的光芒。
狼嚎的幽谷,绽放的幻境,为深居的异国小姐解出的梦境终是应验在了自己身上。
桃花是姻缘,一世的风流不羁败给了荒唐的初遇。
推开的棺木下,湿冷的水汽中黑发美人眼神冰冷。
假面是缘,更是劫。
露水洇湿了桃花瓣,却染不了美人的唇。所有的自作多情和徒劳的逞强换来了漫天火光下依旧冰冷的双眼。
“我不想欠陌生人的人情。”
方才臆想的温柔缱绻被男声狠狠撕碎,以身相许最终只成了一句荒唐的玩笑话。
那是时代交替动荡不安的惶惶之世,利益集团的碰撞从不是简单的言语相对。
以命相搏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实。
艳势之首和青帮太子的邂逅多少混杂了点宿命的...

名前(双部)

旧文存档。2011-09-12。

HB to友人


1

我叫sado,真实姓名没有告知的必要。

2

有人对我说,从今天起,你就叫sado。
我拉住她的手,那一瞬,风起,我在血液的腥甜中辨出了樱花的气息。
我抬起头,神社檐上的鸦群哗啦啦地飞走,视线前有一瞬错觉般的阴翳,复又看到夕阳赤红的色泽。
很温暖。我眯起眼。同我方才握住的手一样的温暖。
而手的主人此刻正抱着大盒的章鱼丸子朵颐,腮帮子鼓鼓的,满嘴都是柴鱼片的碎屑。
那便是初见——一场我用尽全力却毫无胜算的乱战。结局以认输的我掏钱买了十人份的章鱼丸子告终。
啊,以及那句形同桎梏一般的给予——“从今天起,你就叫sado”

3

我叫sado,职业是护士。有个同居者叫做yuko...

恍梦(唐贺)

旧文存档。2011-02-16。

他自沉沉的黑色梦魇中醒来,身边空无一人。
天色将晓。隔着门闻及屋外有轻声的交谈。
伤口隐隐作痛,他阖了眼欲再度归梦,忽听得推门而入的声响。
懒懒地睁眼,就见慕慈立在他床边,毫无弧度的唇角,配合那终年不变的素白长衣——哭丧一般,着实晦气。
唐麟暗暗在心中呸了几声,正想开口撵人,就听得慕慈缓缓开口。
“鸫人说,贺兰将军两个时辰前在刑部畏罪自杀。”
干我何事。
唐麟扯扯嘴角,只觉得喉中干涩异常。
他瞥过头,挥挥手说这种闲话天亮后再聊也不迟,老子现在要睡觉。
慕慈却并没有即刻离开的打算,他半垂着眼,依旧不停地絮絮叨叨。
他说太子府十率事件总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他说刑部即日会公布处决名单。
他...

© 以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